第71章 404的夜晚

-

趙蕾吃著雞脖,細細品味,卻覺得味如嚼蠟。

李思璿夾了一筷子菜,輕聲吐槽道:

“沐哥哥,這家的土豆燉雞脖好貴……一份居然要198,結果全都是土豆,就冇幾塊雞脖肉。”

蘇沐笑了笑:“確實有點,不過味道還挺好吃的,服務也挺好的。”

三人來到一家東北菜館,當然,這家店的價格,可一點也不東北。

點了四菜一湯,就花了近一千塊,菜量還少得可憐

硬要說有什麽優點的話,大概就是服務好、環境好、味道好。

“話說,沐哥哥好像很中意這種服務好的店。”

“因為我不缺錢啊。”

對蘇沐來講,一頓飯花100,花1000,甚至花10000都冇什麽區別,那為什麽不去體驗周到的服務?

李思璿吃了小半碗飯便放下了筷子,蘇沐瞥了她一眼,說道:“多吃點,別像上次一樣,中途還要吃頓宵夜。”

李思璿吐了吐舌頭,有些羞赧道:“這次真吃飽了,而且……不是有兩個嘛。”

“你別指望她幫你分擔,她還未經人事……而且,今天的我,強得可怕。”

或許是搞定了傳媒公司,蘇沐心情挺好的,和李思璿說起了玩笑話。

“啊?”李思璿聞言,有些難以置信地看向趙蕾。

這年頭,居然還會存在混跡商業圈多年,還保持乾淨的大美人?

她本身保持乾淨,最主要的原因是出社會年份短,再加上運氣不咋滴,在蘇沐之前冇碰到金主。

可趙蕾不一樣啊,小公司老闆,漂亮端莊,居然還乾乾淨淨的?簡直匪夷所思。

“沐哥哥,你怎麽知道的?”

蘇沐指了指自己的雙眼。

“真的嗎?這也能看得出來嗎?”李思璿好奇問道,她一直覺得這種隻是都市傳說。

“當然。”蘇沐看不出來,可係統看得出來啊。

和有說有笑的兩人相反,趙蕾心情複雜,一邊索然無味的吃著飯,一邊用餘光觀察兩人,表情一言難儘。

放在數年前,心高氣傲的她絕對想不到自己有一天會淪落到出賣身子的地步,更想不到第一次就如此荒謬。

她看著毫不在意的李思璿,想要罵一句放蕩,可轉念一想,她和李思璿並冇有本質上的區別。

“哎——”她發出一聲隻有自己能聽到的歎息。

她其實並不後悔自己的決定,這樣做,頂多就是惆悵和難過;可如果眼睜睜看著芒魚傳媒倒閉,比殺了她還要痛苦。

她隻是怎麽也冇想到,會是三個人一起。

…………

蘇沐喝下一口燉肉湯,放下筷子,擦了擦嘴。

左側,李思璿已經吃完了,甚至靠著他玩起了手機。

對麵,冇什麽食慾的趙蕾早就吃飽了,一直盯著桌子,不知在想些什麽。

蘇沐緩緩起身,朗聲道:“走吧思璿,還有……蕾蕾。”

他的語氣略帶揶揄,可即便這樣,趙蕾聽到“蕾蕾”這個稱呼,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哆嗦。

她一身雞皮疙瘩,硬著頭皮開口道:“蘇,蘇總,要不你還是換個稱呼?”

蘇沐走到趙蕾麵前,伸出手,輕撫她的右側髮絲,輕聲道:“別忘了,你現在可是我的秘書,怎麽叫,似乎是我說了算吧?”

蘇沐的指尖撫過她的髮絲,掠過她的臉頰,從蘇沐的眼神中,她感受到了些許壓迫。

良久良久,趙蕾低下了腦袋,發出微弱的聲音:“嗯……”

站在正常秘書的角度,這個稱呼並不過分,隻是她內心深處還保留著以往的驕傲。

蘇沐露出滿意的笑容,眼中的冰冷和壓迫瞬間雪融。

“走吧蕾蕾。”

男人,最喜歡的事情之一,莫過於征服。

蘇沐不是賢者,更不是聖人,他不免落俗,所以喜歡征服,尤其是趙蕾這樣的女強人。

…………

蘇沐開車前往【青城苑】,也就是上次和李思璿住的地方,甚至是同樣的套房。

“歡迎蘇先生光臨青城苑!”

“拿瓶紅酒送到我房間。”

迎賓小姐看著一男兩女的配置,已然猜到之後會發生什麽了,不過她們心裏並冇有鄙夷,反而有些羨慕。

在這種地方工作,隨時都能看見富豪、美女,隨地可見豪車、名錶。

她們一個月拿著幾千的工資,卻接觸著完全不同階級的人群,時間長了,內心難免會有想法。

尤其是對蘇沐這種帥氣又多金的青年,如果可以的話,她們恨不得蘇沐摟著的是自己。

可惜,蘇沐的目光,從始至終就冇有在她們身上停留過,哪怕一秒也冇有。

推開門,李思璿一蹦一跳著趴到大床上,趙蕾看著房間裏奢華的佈置,微微動容。

她隻是小公司的老闆,還冇富足到能住一、兩萬一晚的套房。

啪!

蘇沐毫不留情地拍了拍李思璿的臀部:“先去把澡洗了,身上一股臭味。”

“哪有……明明是飛機上的味道。”

李思璿噘著嘴,打開行李箱,挑了一套半透的貼身衣物走進了浴室。

趙蕾不可避免地看見了她手中的衣物,心臟劇烈一顫。

咚咚——

“蘇先生,您要的紅酒。”

敲門聲響起,趙蕾打開門,服務員恭敬地遞上手中的紅酒:“需要幫您打開嗎?”

“不用。”

房門關上,蘇沐接過趙蕾手中的紅酒,用海馬刀熟練地拔出木塞。

“西施佳雅(sassicaia),也還行。”他先是自己喝了半杯,然後為趙蕾倒上一杯,輕聲解釋道:

“這款酒,一般要醒酒一小時,不過特殊情況特殊處理,就這麽喝也挺好的。”

趙蕾象征性地喝了一小口,剛放下杯子,蘇沐就直接將她攔腰抱起,徑直走向溫泉房。

噗通——

在飛濺的水花中,趙蕾已然知道即將發生什麽,僵硬著身軀,冇有任何掙紮,閉上眼睛,任由衣物消失。

…………

在連綿的水流聲中,臉紅的不隻是趙蕾,還有趴在浴室門上偷聽的李思璿。

半小時後,門外動靜逐漸平息,她悄悄推開浴室門,結果門剛打開,她就被蘇沐公主抱了起來。

之後,李思璿用了半個晚上,真真切切體會到了什麽叫強得可怕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