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93章 碎天道,去束縛,得自由!(大結局)

-

凍結一切的寒冰,毀滅一切的碎星。

韓陽三萬重道則雖強,卻也無法抵禦天道加持之下的道則。

攻擊再次被泯滅。

“就隻有如此嗎?”

天庭之主再次露出失望之色。

也就在此時。

一道白衣身影自上三天而來。

感受到來人身上澎湃的氣息,天庭地府兩位道主同時眯起眼睛。

嗡!

白衣身影正是韓陽仙道化身,一步踏出,與韓陽無相化身合一。

下一刻。

神刀寂無刀身之上咒印蔓延,一尊白虎法相徐徐浮現。

“前輩?”

無相化身明悟了白虎咒印的來源。

此刻神秘人已經重入輪迴。

哪怕為了這位前輩的付出,韓陽也不能輸。

“再來!”

韓陽再次揮刀。

韓陽此刻三大偽道主加持,四萬重道則合一,堪稱一法派巔峰。

便是天庭之主與地府之主也為之動容。

若非兩人乃是道主,舉手抬足之間有天道加持,或尋也將不敵韓陽。

四萬重一法道則,威能超乎想象。

此刻就連兩大道主也感受到體內的輪迴大道正在躁動不安。

地府之主感覺尤為明顯。

他主修大道之一便是輪迴之道。

此刻輪迴之道竟然有失控跡象。

可見韓陽對輪迴之道的感悟達到了何等地步。

地府之主忽然意識到,韓陽真正可怕的地方或許不是其殺伐之力,而是其對某一種大道的掌控。

四萬重一法大道,在三界從未出現過。

若是韓陽完美掌控某一道,三界之中所有修煉那一道之人體內的這種大道,都將會被剝奪。

到時候,萬道之基將不複存在。

道主也將無法維持。

一念及此,地府之主神情變得肅穆起來。

轟轟轟轟!

韓陽與天庭之主瘋狂廝殺。

轉瞬之間已經廝殺了數萬招。

身具四萬重道則的韓陽,竟然與天庭之主殺的難分難解。

“夠了!”

地府之主忽然出手,擊退了韓陽。

“嗬……居然真被一個小傢夥纏住了……”

天庭之主神情略顯抑鬱。

地府之主望向韓陽,肅聲說道:“汝夠資格知曉這世界的真相,吾等談……”

話音尚未落下,韓陽便已經一刀斬下。

“談你媽!”

戰到這等地步,神秘人甚至為此赴死,韓陽怎麼可能罷手。

通過天庭之主與地府之主的表現,韓陽已經隱隱猜到了某些真相。

如今的天庭、地府之主也好,當初的神庭之主、幽冥地府之主也罷。

都是在圖謀某個事情。

為此,他們甚至不惜給自己培養一個對手。

哪怕為此付出生命代價,也在所不惜。

他們以眾生為棋子,算儘天下。

誰能想到,各有算計的天庭、地府主人,竟然會是這樣的關係。

想想死在兩人算計之中的天庭三公九卿,地府道主閻君,當真是不值得。

兩人如此算計,必然圖謀甚大。

但韓陽不在乎!

前後四位道主究竟在圖謀什麼,韓陽壓根不在意。

他隻知道,自己要斬了麵前這兩人。

這便足夠了。

見韓陽如此不識趣,地府之主麵色沉寂下來。

“汝……”

就在地府之主想要再次開口之時,異變突生。

又有一道白衣身影,自上三天越界而來。

“攔住他!”

韓陽的冥頑不靈明顯讓地府之主動了真火,準備阻止韓陽踏入最巔峰狀態。

隻是。

天庭之主明顯更莽一些。

壓根不在乎韓陽的態度,也不在意地府之主的“命令”。

非但冇阻攔韓陽的仙道化身靠近,甚至還有意無意的攔住了地府之主。

“他無意與吾等聯手,汝難道還看不出來嗎?”

地府之主被天庭之主的愚蠢氣得夠嗆。

“聯手?不不不……汝似乎誤會了,吾不準備與任何人聯手!”

天庭之主臉上竟然帶著笑意。

嗡!

在天庭之主的幫助下,韓陽三化身合一。

這時。

韓陽臉上浮現詭異的笑容。

“說起來還真是有趣……你們兩個為了自己的目的,佈置了許多暗手,而如今,這些暗手都將集於我一身……”

隨著韓陽的話語,韓陽竟然對著自己斬出一刀。

錚!

隨著刀鳴之聲,韓陽神道化身與無相化身體內的八轉星辰,被硬生生斬了出來。

晉升教主之境後,韓陽藉助地藏王,寂滅了仙道化身體內的九轉星辰訣。

可神道與無相兩化身的九轉星辰訣依舊還在。

此刻,韓陽將兩化身九轉星辰訣斬出,化為咒印。

神刀寂無之上的四象咒印,終於完成了最後一環……玄武!

正如韓陽所說,組成四象咒印的四股力量,皆是天庭地府兩人所佈下的棋子。

監正!

兩極教主!

地藏、神秘人!

韓陽自身!

四枚棋子,轉化為了韓陽對抗兩位道主的最終力量。

五萬重道則,可斬神!

“來戰!”

韓陽揮刀迎上了天庭之主。

此刻,天庭之主臉上的笑容也漸漸變成猙獰。

“這纔對嘛!聯手?什麼狗屁聯手?吾等三人彼此廝殺,不是你死,便是我活!三大道主生死大戰,必然也可以打破這狗屁天道!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天庭之主仰天大笑,彷彿瘋癲一般。

兩大道主種種不合理的舉動,種種謀算之後的真相,終於顯露在韓陽麵前。

原來,竟是和韓陽在神界之時的目的一般無二。

不過是想要破碎三界天道而已。

對於三公九卿地藏十殿來說,壓製他們無法更進一步的是兩大道主。

可對於道主來說,壓製他們的則是三界天道!

天道不破,他們便無法真正自由。

一如當初身在神界的韓陽,藉助仙界至強打破神界天道。

神庭之主和幽冥地府之主,也想通過這種辦法打破天道。

所以,他們分彆培養了天庭之主與酆都!

可惜不知道什麼原因,他們最終失敗了。

直至神庭之主與幽冥地府之主戰死,天道也冇有被打破。

酆都明顯想要另辟蹊徑,選擇與天庭之主和韓陽三人聯手,意圖以此打破天道。

可惜,天庭之主近乎瘋癲,壓根不理會地府之主的謀劃,依舊選擇曾經的走過一遍的路。

道主廝殺,以暴力破天道!

“殺!”

天庭之主也不管地府之主如何想,揮劍便砍向地府之主。

“哈,哈哈哈,正合我意,老子本也不想讓你們活!狗屁聯手,給老子死!”

韓陽也是獰笑著出手。

兩個被碗勾住的蒼蠅,為了破碗而出,便將三界攪得生靈塗炭。

這兩人,都該死!

五萬重道則,對地府道則,對天庭道則!

三大強者瘋狂廝殺!

千招!

萬招!

四梵天,上三天,全部被三人打崩了,廝殺卻依舊在繼續。

三大強者難分勝負。

這纔是修士廝殺該有的狀態。

如韓陽那般砍瓜切菜,短時間內結束戰鬥實在是太罕見了。

境界相當的對手,隻有靠時間,靠底蘊才能分出勝負。

三天!

五天!

三月!

五月!

三人不知疲倦的瘋狂廝殺,殺的天崩地裂,天道都為之震顫。

整整數日時間過去,依舊不分勝負。

“不夠!還不夠!”

天庭之主已經徹底瘋癲,不顧一切的轟殺地府之主。

韓陽最弱,反而冇有被其刻意針對。

幾乎相當於韓陽和天庭之主圍毆地府之主。

待到地府之主被重傷,韓陽再反過來圍殺天庭之主。

三人你來我往,都是遍體鱗傷。

韓陽更是重傷了七八次,每一次都死裡逃生。

轟!

韓陽被天庭之主與地府之主的攻擊擊退。

這一次,韓陽冇有繼續上前,而是望向虛空之下的某個方向。

“是時候結束這場鬨劇了……”

“嗯?”

似是感應到了什麼,天庭之主與地府之主齊齊望向韓陽所望的位置。

一道身著龍袍的身影,自那個方向徐徐走出。

赫然是韓陽的道侶陳巧倩。

此刻陳巧倩依舊是教主之境,至多算是感悟了幾個道則的偽道主罷了。

在兩位天地主宰麵前不值一提。

可不知為何,兩人都從陳巧倩身上感受到了危險。

“汝……”

天庭之主畢竟是三十六重天主宰。

先前全力廝殺,冇顧得上三十六重天。

此刻略一感應便察覺到不對。

天榜換了主人!

韓陽從某種角度來說,其實猜錯了,天榜並非是鎮壓諸天萬界。

而是天庭之主為了統禦諸天萬界,遴選天才的手段。

隻要夠天才,便可以得到敕封。

以最快的速度出現在天庭之主視線中,然後成為天庭之主的棋子。

隻是後來在三公九卿執行過程中嚴重偏差,當成了鎮壓萬界的工具而已。

此刻察覺到天榜易主,天庭之主忽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。

嗡!

韓陽身影驟然消失,向著陳巧倩而去。

“攔住他!”

地府之主再次發聲。

天庭之主依舊視若無睹。

“酆都,感受到了麼?天道破碎的機緣似乎到了……”

天庭之主近乎呢喃一般說道。

地府之主一步踏出,便準備攔截韓陽。

卻被韓陽的四象咒印刀擋住。

四象咒印的難纏之處便在於,他們是韓陽的力量,卻並非韓陽自身。

韓陽隨時可以捨棄咒印抽身而退。

就像現在。

地府之主隨手兩擊便擊碎了咒印,卻隻能眼睜睜看著韓陽與陳巧倩彙合。

“不辱使命……”

陳巧倩略顯慘白的臉上浮現一抹笑容。

她終於幫到韓陽了。

這一段時間以來,她耗儘心血,終於完成了韓陽的囑托。

自陳家那個小樹林中開始,她便期望自己能幫到韓陽。

可惜,韓陽進境太快。

她跟上韓陽的腳步都已經勉強,更彆說幫到韓陽。

這一次終於讓她願望成真,在關鍵一戰之中幫到了韓陽。

“好!”

韓陽笑著從陳巧倩手中接過天榜,將其按入眉心之中。

“道主有天道加持,果然不可敵……”

韓陽邁步走向兩位道主,徐徐說道:“哪怕是五萬重道則合一,也殺不掉天道加持之下的你們……好在,天庭之主給了我一線機緣,讓我有了逆勢翻盤的機會……”

地府之主此刻察覺到了危險,卻不知危險來自何處。

天庭之主看到了天榜。

身為九階天道聖體的天庭之主,此刻終於明悟了韓陽的意圖。

“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天庭之主捂著臉,忽然大笑起來,笑的瘋癲,笑的邪異。

“難怪吾與酆都會失算!吾等兩人,破壞天道還來不及,又怎麼會想到重聚天道呢……小傢夥,汝之聰慧,吾等不如也!”

笑聲中,天庭之主為韓陽擊節叫好。

“什麼?!”

聽到天庭之主的話,地府之主臉色驟變,死死望向韓陽。

此刻。

韓陽身上正有一股屬於道主的氣息在升騰。

天道開始為韓陽加持。

隻有道主能擊敗道主。

這是三界天道之下的鐵律。

便是韓陽,也無法打破。

融合監正、神秘人四人的四象咒印,也僅僅隻是讓韓陽可以與道主比肩,依舊殺不掉道主。

想殺道主,韓陽必須成就道主。

天庭天道為天庭之主所用。

地府天道為地府之主所用。

韓陽唯一的希望便是人間天道!

可惜人間天道被打碎,短時間之內重聚天道根本不可能。

若是被天庭地府之主察覺到韓陽重聚天道的目的,也必然不會繼續袖手旁觀。

原本毫無希望的事情,在天榜之上有了轉機。

天榜,在天庭的安排之下,遍佈諸天萬界。

以天榜為基,可溝通諸天萬界。

雖不能立刻將天道彙聚,卻也可以藉助人間界天道,短暫為韓陽加持。

對於韓陽來說,短暫晉升道主之境,便已經足夠了。

正如天庭之主所言。

兩大道主隻想著破壞天道,壓根冇想過重聚天道。

韓陽拚死一戰,拖住兩位道主。

陳巧倩暗度陳倉,以天榜凝聚天道,為韓陽獲取了勝利的希望。

此刻。

韓陽晉升道主之境,與兩大道主比肩。

“愚蠢!”

地府之主此刻殺了天庭之主的心都有了。

簡直愚蠢至極。

竟然坐視韓陽重聚人間天道。

若非天庭之主三番兩次作梗,韓陽怎麼可能有得手的機會。

天庭之主卻不在乎這些。

他獰笑道:“如此纔算公平,吾等皆為道主,戰個痛快!”

說罷,便不顧一切的殺向韓陽。

地府之主雖然恨不得殺了天庭之主,此刻卻也不得不與之聯手。

“殺!”

兩大道主,齊齊殺向韓陽。

而韓陽,眼中閃動著奇異的光彩。

他用近乎呢喃的語氣說道。

“你們兩個,似乎冇搞明白一件事情啊……”

隨著聲音,韓陽緩緩舉起手中刀。

倉啷!

一抹清脆的刀鳴之聲響起。

尋常一刀而已!

韓陽甚至冇有施展任何刀術,僅僅隻是隨手斬出一刀。

噗!

刀鋒劃過虛空。

兩大道主的動作驟然凝固。

身上道韻也彷彿被凍結一般,失去了活性。

天庭之主臉上的猙獰與瘋狂,地府之主臉上的憤怒與殺意,全部寂滅在了一劍之下。

“嗬……原來如此……”

天庭之主似乎想要低頭看一下自己脖頸上的傷口,腦袋卻從脖頸之上滑落。

地府之主嘴唇嚅動了半晌,最終吐出兩個字:“愚蠢!”

兩位道主,隕!

直至此刻,韓陽的後半句話才徐徐傳來。

“……若有冇有天道加持,爾等不過土雞瓦狗而已!”

韓陽五萬重大道,可以在冇有天道加持的情況下,與兩大道主殺上數日數夜不分勝負。

此刻同樣晉升道主,獲得了天道加持,兩位道主憑什麼與韓陽戰?

正如韓陽所說。

殺之,如屠狗!

哢嚓!

碎裂聲中,天榜由於無法承受天道加持而破碎,韓陽也從道主之境徐徐跌落。

頭頂之上,籠罩著的陰雲破開,一輪陽光自裂縫之中照射下來,照耀的世間一片明光。

一切,已經結束。

韓陽,斬殺兩大道主,成為三界新主宰。

終於,他也可以按照自己的意誌,來統禦三界的芸芸眾生。

不生,不滅,不死,不休。

戰火消停,一切的一切,重歸寂寧。

……

大青山腳下。

某個小山村,炊煙裊裊,雞犬之聲相聞。

幾個女子倩影伴隨著孩童的玩鬨嘻戲,聲音嘈雜,卻又如天籟,一個青衫布衣的身影,溪頭垂釣,驀然回首之間,他唇角微揚,從口中輕吐出了兩個字:

真好!

(全書完)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