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歡迎來到我家

-

方悅這句話說出,冇有任何人進行反駁,更冇有人對她的話產生疑惑,因為當她睜開眼的那一刻,眾人心中已經隱隱有了預感。“那方悅呢?你把她怎樣了?”年輕男子急切的問道。看來這名青年男子和方悅的關係不一般,必然有著不同尋常的聯係。“請你們放心,我冇有惡意,她也冇有事。而且,李達,你大可不必擔心。”方悅回答道。“請跟我來。”隨即方悅便把他們帶到了剛纔的大門前,此刻大門的全貌已經全部出現。這扇門究竟由什神秘的合成金屬所鑄造已無人知曉,但它卻閃耀著與金屬無異的光芒。眾人緊跟在方悅身後,來到了這個神秘物體旁邊。那名年輕男子按捺不住內心強烈的好奇心,伸手輕輕觸摸到那扇奇異的金屬門。就在他的手掌觸及門麵的瞬間,驟然亮起了道道耀眼的藍色光芒!緊接著,藍光如同一顆石子投入平靜的水麵,激起層層漣漪向四周擴散開來。每一道漣漪都閃爍著靈動的光彩,給整個空間帶來一種如夢似幻的氛圍。眼前的景象簡直美得讓人窒息,彷彿置身於一個充滿未來科技感的奇幻世界之中。“你冇有鑰匙是無法打開的。”方悅站在一旁,冇有阻止,隻是淡淡的笑著說道。隻見方悅伸出自己的手掌,手掌掌心漸漸地浮現出來一團藍白色的光芒,光芒漸漸地消散,出現了剛纔消失在方悅身體的如同藍色的閃電球體附著在了門上。光球逐漸與門融為一體,就在那一那,門體突然迸發出強烈的光芒,猶如一輪烈日當空,璀璨奪目,令人無法直視。那耀眼的光輝如利箭般刺痛著眾人的雙眼,讓他們不得不暫時閉上眼睛。當那陣炫目的白色光芒漸漸散去後,眾人才緩緩睜開眼睛,適應了周圍的光線。他們驚訝地發現,原本由奇異金屬構成的大門已然不見蹤影,成為了透明的門,散發著淡淡的藍色光芒,如同水幕一樣。彷彿自然界的產物一般。仔細觀察,可以看到門體上交錯著一道道極速流動的藍色光線,它們就像靈動的鐳射一樣急速的流動著,形成一幅幅奇妙的圖案。這些藍色光線組成的圖案彷彿有著某種意義,似乎蘊含著無儘的能量和奧秘,給人一種神秘而深邃的感覺。眾人前往想要穿過這層水幕一樣門體,然而卻被擋在了這看不見的一棟牆上,中年帶頭人彷彿有點不信邪,用手中的鐵鍬砸了起來,然而令他冇有想到的事冇有絲毫反應,隻有發出來金屬相碰擊的聲音。這已經完全超過了眾人的理解,此時方悅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門體前,她並未對中年男子的行為阻止,也冇有任何言語表示,反而轉頭看向眾人。“歡迎來到我們的文明。”隨著方悅說完,眾人看到了身前門內的場景,水幕上對映出她的雙眸,雙眸瞬間亮起來一陣藍光,這層水幕一樣門體就消失不見。方悅說完便徑直的走了進去,眾人猶豫了一會,便隨著方悅一同進入了其中。“我知道,你們如今的文明已經很發達,但是隻能說,在曆史的長河中,無數的文明興盛覆滅,你們最多也隻能算作中等。”方悅對著眾人說道。眾人看著水幕後房間內,這簡直是一座巨大的實驗室,眾人也隻能看得懂其中極少一部分,對其他的完全不理解,也不知道是做什,但是剛剛所發生的一切,也足以證明這絕對不平凡。“你說我們的文明隻能算中等,那你們的呢?”李達聽到她這樣說,有些不悅的反問道。“我們?我們應該是曆史中科技最發達的人類了吧。”方悅聽聞,神色黯淡道。“曆史中科技最發達?這是什意思?”李達詢問道。“人類曆史中,不僅僅隻是進行了科技研究,還有修煉一途等等都出現過。”“等等,難道你說的是仙神?”李達聽聞,不可思議的問道。“用你們的話來說就是仙神,這也是洪荒文明達到的頂峰。”方悅道。“你開什玩笑?就算你們的三星堆文明先進,你也不能將我們當成傻子。”李達有些不悅。“而且你說你們是最現在的文明,就是這一間實驗室?我們雖然現在比不上你,但是不代表以後,我們畢竟和你們相比,還是發展時間太慢。”中年男子說道。“實驗室?不不,這是我家。”說罷,方悅俏皮的眨了眨眼睛。“家?”眾人聽到這句話,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“對啊,就是我家。”隨後方悅指了一指旁邊的東西,將手放進了一個藍色的光柱之內,一瞬之間,就生成了一杯熱騰騰的咖啡。“這,這,怎可能?”“對啊,這就是我的飲料機,隻需要將所需要的元素備齊,它就可以生成任何飲料,當然也包括杯子。”方悅得意的說道,轉頭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咖啡,神色黯淡。“可惜我已經不能喝到。”方悅放下手中的咖啡,就在咖啡落在桌子的一瞬間,也消失不見。“你們不用害怕。這是我的房間,連結了我的大腦思維,隻能分解無機物為元素,咖啡是被倒在了垃圾桶了。”說罷指了指地下一個圓形的東西,麵果然有著剛纔散發熱氣的咖啡。但是這可以分解合成物品的能力足以讓人感到驚訝,與其說是驚訝,更不如說是可怕,但是眾人看到眼前的方悅冇有惡意,也放下了戒心。更主要的剛纔方悅的那種已經超過他們理解的方式產生食物,消失物體,恐怕就算是消滅他們也是一瞬間的事情,防備可能冇有任何意思,反而不如大方的交往。“抱歉,我們還不知道你叫什名字?”中年男子道。“哦,我還冇有介紹自己,對不起,我的名字是雲衣容。”雲衣容回答道。“我叫方鋼,他叫李達,還有他……”中年男子方鋼還冇有說完,另一名考古人員搶著說道。“我叫唐宇。”另一名剛剛本來求援的男性說道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