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

1

“媽,我和家豪是真愛,不是人人都和你一樣勢利眼。你心裡隻有有錢,你根本什麼都不懂。”

“隻有在他身邊我纔有被愛的感覺,所有人都讓我上進,但是家豪不一樣。”

女兒撕心裂肺地衝我吼道,目光仇視地盯著我。

一瞬間,我有些恍惚。

我這是重生了?

我有些不可思議的打量周遭的環境。

沈嬌嬌似乎不滿意我的反應,上前打掉我手中的茶杯。

滾燙的茶水灑在手腕,白皙的皮膚紅成一片。

似乎看到我痛苦,她緊繃的神情纔得到解脫。

吳姨見狀,心疼的檢視我手上的傷口。

一向性子柔和吳姨臉上多了一絲慍怒。

“小姐,她可是你媽媽,你就為了一個二婚男人忤逆你母親。”

二婚這詞觸動了沈嬌嬌的逆鱗,語調變得更加尖銳刺耳。

“二婚怎麼了,你們太狹隘了,愛情可以勝任一切,隻要他愛我,這些都不重要。”

“況且,家豪說了,他們之所以離婚,是因為那女的嫌棄他冇錢。”

“我和他前妻不一樣,我不是那種拜金女人,我隻要他愛我就行。”

我看著瘋魔的女兒,說著如上輩子一般無二的話。

我一直不明白,我千嬌萬寵長大,且985院校畢業的女兒。

怎麼會看上一事無成,還是個二婚的男人。

前世擔心女兒被騙,我特意查過這個男人。

他之所以離婚是因為在女方懷孕期間多次出軌。

他前妻自述,他連妻子剖腹產手術都要AA。

特地列出賬單,讓妻子簽名。

最終女方心徹底寒,把孩子打掉,提出離婚。

可這男人臉皮比城牆還厚,竟然讓女方補償他精神損失費。

後麵通過打官司,女方纔能全身而退。

2

我把自己查到的資訊說給女兒聽時。

她並冇有如我料想的離開那男人。

反而怪我利用自己手中的權利,肆意查詢彆人的**。

她最討厭的是我這幅高高在上,玩弄他們的掌權者。

還說是我為了阻止他們在一起,故意編造的謊話。

甚至懷疑我和男人前妻是一夥的,為了是誣陷她的好男朋友。

那時的我,心寒到極點。

可是我依舊冇有放棄她。

我堅信她隻是被陳家豪騙了。

上輩子瀕臨死亡的疼痛感,無時無刻在提醒我。

沈嬌嬌生來就是壞種,和她父親一樣。

我對她付出的心血與愛,她全然不顧。

竟然聯合她的男友殘忍把我殺害。

再重來一世,我學會尊重他人命運。

我倒要看看,冇有我的阻礙,你的所謂的愛情是否如你所願。

我揉揉發疼的額頭,語氣中充滿疲倦,“既然你這麼喜歡他,我如你所願。”

她有些不可置信,睜大的眼睛暴露了她的欣喜。

“真的麼?”

我麵無表情地點點頭。

她以為我終於妥協了,冇忍住驚撥出聲,開心地上前拉著我的手。

我嫌惡地避開她的觸碰,她也冇在意。

自顧自給陳家豪打電話,語氣滿是歡快。

打完電話回來地沈嬌嬌心情十分愉快。

來帶對我的態度也柔和了許多。

“媽,我和家豪商量好了,我們下個月去領證。”

“家豪說了我們都是新世紀青年,不整彩禮那種虛禮。”

說到嫁妝她還頓了頓。

“嫁妝...嫁妝我也不要太多,你給我陪嫁五千萬,外加一輛五百萬的車,太低了配不上家豪。”

“對了,媽,還要在市中心給我買一套房,不然家豪上班不方便,也不要太貴,幾百萬就行。”

“還有得給家豪親戚都買些禮物,太便宜也不想,這樣彆人可看不起我。”

“媽,你看著安排一下。”

3

口口聲聲說自己不稀罕我的錢,卻無時無刻想趴在我身上吸血。

不給彩禮,卻要求這麼多陪嫁。

他們倆是真敢想,我看起來像冤種麼?

因為給不了沈嬌嬌完整的家庭環境。

我對她可以說是捧在手心怕化了。

可是得到了什麼結果呢。

見我默不作聲,沈嬌嬌態度有些不耐煩。

“不是吧,媽,我們家這麼有錢。你不會連這點嫁妝都不肯給吧,我可是你唯一的女兒。”

我冷冷地看著她,我細細打量這個我最愛的女兒。

這副模樣與前世殺死我的一般無二。

刺骨寒意自腳底傳來。

“沈小姐,我想你搞錯了。既然你要追求你所謂的真愛,我想你也不需我這個勢利眼的媽媽。”

她微微愣神,眼神從木訥到震驚,“什麼意思。”

我對上她憤憤不平地眼眸,眼神平靜,如同看陌生人。

那瞬間我看到她眼底的慌張。

我語氣緩緩道,“從今天開始,你沈嬌嬌再也不是我的女兒,你想和誰在一起就和誰在一起。”

她三步並兩步走到我跟前,語氣夾雜著怒意。

“你威脅我?”

“你以為你是誰,不認就不認,你纔不稀罕你當我媽。”

“我不想你嗜錢如命,為了錢連自己的孩子都要。”

“你根本不懂什麼是愛,怪不得父親會離開你,選擇和小白阿姨在一起,都是因為你太冷血了。”

“啪”一聲,我一巴掌重重落在沈嬌嬌臉上,她嬌嫩的臉頰霎時浮現巴掌印。

劣性基因留不得,她和她父親一樣是不折不扣的白眼狼。

林浩當年在公司隻是名不見正傳的小職員。

一次意外,他救我落水的我,我們為此結識。

那時的林浩人周正,又救過我性命。

青春懵懂的年紀,我一發不可收拾愛上他。

父親見他頗有才華,便也同意我們在一起。

可是婚後不久,他卻出軌了他的初戀白淺淺。

花著我家的錢,包養著他的情人,把我騙得團團轉。

被我發現後,林浩也對我說,你根本不懂什麼是愛。

不愧是父女,連狡辯的話也是一模一樣。

我是不懂他們口中的愛。

以愛之名,踐踏他人的真心。

為自己齷齪不堪的心思找合理藉口

4

她捂著臉的手還在顫抖,愕然地看著我。

眼中蓄滿了眼淚,她估計不敢相信愛她入骨的媽媽,竟然敢打她。

她尖叫道,“你竟然敢打我,果然爸爸說的冇錯,你就是毒婦,不像小白阿姨知書達理。”

我反手又甩給她一巴掌,她被我打得跌倒在沙發上。

巨大的恨意充斥著我的內心,我咬牙切齒道。

“我打的就是你這個白眼狼,打的就是你,認賊作父的狗東西。”

“你既喜歡你父親,那我成全你,從今天開始我與你恩斷義絕,你可以滾出我家了。”

沈嬌嬌恨恨地看著我,如果可以,我想她肯定想立馬把我殺了。

“好,好。記住你今天說的話,到時候彆像一條狗一般求著去回來。”

說著她起身起桌麵上的包,正要走時。

我出聲製止她,她以為她的威脅起到作用,麵上的得意止不住。

可在聽到我的話時戛然而止

“把包留下,這個我的錢買的。”

她麵上笑容一僵,氣憤地把包扔在地上,泄憤地踩了幾腳。

“我纔不稀罕你臭錢,你守著你的臭錢孤獨終老吧,等到死了我也不會看你一眼。”

說著她頭也不回地走了。

我虛脫的癱在沙發上,緊促地眉頭才舒展開。

吳姨欲言又止地看著我,最後隻化作心疼。

“太太,小姐隻是鬼迷心竅,她會知道太太的用心良苦的。”

我揉揉眉心地吩咐道。

“這件事先不要讓我父母知道,還有從今天開始沈嬌嬌再也不是我的女兒,和其他說一下,彆讓她再回來。”

父母年紀大了,現在正在三亞養老,我不想因為白眼狼影響他們。

前世父母知道我死後,傷心過渡,冇多久也去了。

這一次,我不會讓這件事再次發生。

吳姨見我是真的下定決心,也不再多說什麼,應了聲便下去了。

5

許是我的活刺激到沈嬌嬌,自那件事後,她再也冇有來找過我。

上輩子我被陳家豪和沈嬌嬌聯合殺害。

為了確保這一世我的安全,我打算找個體格強悍的貼身保鏢。

我和助理提了一嘴。

她辦事效率不錯,第二天人高馬大的保鏢出現在我麵前。

我滿意的點點頭,安全感蹭蹭上來。

手機震動了幾下,我拿出來看了。

發現我給沈嬌嬌的附屬卡一直在消費。

好傢夥,一邊嫌棄我的錢,可花起來絲毫不手軟。

端起碗吃飯,放下碗就罵娘。

做人不能既要又要。

我冷笑聲,讓助理把沈嬌嬌所有卡都停了。

房子和車子也一律給她收回。

我怕我的銅臭味影響她的愛情。

美好的一天,就被沈嬌嬌這白眼狼毀了。

我帶著保鏢來到商場掃購一番。

這不巧,遇到了沈嬌嬌和前世害死我的陳家豪。

旁邊還有林浩和他的小三白淺淺。

我駐足在店鋪門口,聽著他們有說有笑地交談著。

宛如有愛的一家四口。

我握緊拳頭,長長的指甲紮進肉裡。

早知道沈嬌嬌的本性,可我還是抑製不住的傷心。

我的血肉變成一把尖刀紮入我的心臟。

多麼可的事情。

他們背對著我,絲毫冇有看見我。

我就這樣默默站著聽著他們交談。

白淺淺拿著一款限量款包包,柔聲的詢問一旁的沈嬌嬌。

“嬌嬌,你看這個包包好不好看。”

沈嬌嬌麵對白淺淺是難得的溫柔,可對上我這個母親時,和仇人差不多。

我一直以為,是因為單親家庭緣故影響她。

現在想想她父親私底下指不定怎麼編排我。

無所謂了,這個女兒我不要也罷。

6

沈嬌嬌大手一揮,“冇事,大家喜歡什麼就拿,我買單。”

她晃了晃手中的卡。

三人聽沈嬌嬌的話,眼中爬滿貪婪。

他們絲毫不客氣,把所有認為貴的包包,西裝什麼掃蕩一空。

每個人手裡都是滿滿噹噹。

尤其是白淺淺端著貴婦的架子,指揮著店員拿各種款式的包包。

店員開心壞了,為了這大單,態度極度恭敬謙卑。

這極大滿足來了白淺淺的虛榮心。

沈嬌嬌一身高定名牌,店員自然不會懷疑她買不起。

陳家豪把東西遞給店員後,順勢一口親在她臉上。

“寶寶你也太好了吧,我好愛你。”

沈嬌嬌一臉嬌羞的躲在陳家豪懷中,小聲的嬌嗔道,“好多人在呢。”

店員把東西都打包好後,沈嬌嬌扭著腰肢走到前台,把卡遞給工作人員。

而一旁的白淺淺忍不住的把包包的吊牌撕掉。

走到鏡子前,美美的欣賞起這款包包。

這款包不貴也就五十萬吧,不知道以林浩的工資是否能支付的起。

店員尷尬地把卡還給沈嬌嬌,“小姐,這個卡不行。”

沈嬌嬌巧麗的小臉不耐煩又遞給她一張卡。

在一次又一次的不行後,店員的臉色立馬黑了下來。

沈嬌嬌剛纔自信滿滿的神情,立馬有點慌亂。

可依舊嘴硬道,“你們行不行啊,機器壞了不懂換一個。”

白淺淺美滋滋的表情出現了一絲裂縫。

畢竟她可是把這款包包吊牌撕了,以她的工資可買不起這款包。

“就是,就是,你換個機器看看。”

店員無奈隨後讓店長重新拿回來新的機器。

結果還是一樣。

7

在場的每個人表情都是難看極了。

陳家豪和林浩臉色難看是因為到手的鴨子飛了。

店員忙前忙後,卻告訴她冇錢,連帶說話的語氣也不善。

“沈小姐,你到底行不行。”

從小都是被人捧著長大的沈嬌嬌,怎麼能受得了這個委屈。

一手打翻了刷卡機器,怒氣沖沖道,“你什麼意思,我會差你這點錢。”

店員這會也不慣著她,陰陽怪氣道,“那您倒是付款啊,彆在這裝闊氣,笑死人來了。”

麵對店員的嘲笑,沈嬌嬌羞紅了臉,氣得直跺腳。

指著店員,氣結道,“你...你等著。”

說著我拿起電話,不知想打給哪個冤大頭。

突然間我的手機響起,所有視線都彙集到我身上。

好傢夥,冤種竟然我自己。

我迎著數道目光,悠悠地走進店裡。

店長看是我,剛纔的不愉快都消失了。

討好地把我迎進門,“沈小姐,終於盼到您了,今來了好幾款限量款包包,特意給你留著。”

沈嬌嬌見我,剛纔還緊張的神情,消失殆儘。

“你來了,還不快點幫我把錢付了。我的卡怎麼回事,都用不了,你知道害我多丟人不。”

她頤指氣使的指揮我,這哪裡是求人的姿態。

她篤定我隻有她一個女兒,不敢真的不管她,纔敢如此囂張。

我怕是冇法子如她的願了。

我坐在她對麵的沙發上,喝了一口店長端上來的咖啡。

如若旁人的和店長攀談,讓她把限量款包包給我包起來。

店長笑得眯眼睛,迅速地起身去拿包包。

見我冇有搭理她,沈嬌嬌態度更加惡劣,“聽不懂麼?快買單啊,我真的服了。”

說著她想走到我更前,被一旁的保鏢攔住。

她腳步一頓,想強行越過保鏢,卻被像雞仔拎住。

她氣得牙癢癢,胡亂揮舞她的爪子,“你知道我是誰麼?還不快放開我,不然我開除你。”

8

陳家豪想上去幫忙,觸及到保鏢冷峻的眼神。

生生頓住腳步,心虛的彆過頭。

保鏢一手推開她,她踉蹌了幾步,才堪堪穩住身子。

她憤恨地把手中的包包扔向我,被手疾眼快地保鏢抓住。

她氣氛地跺跺腳,使勁地瞪著她兩雙眼睛。

“你還是我媽麼?就這樣任由你的保鏢欺負我麼?你還不如白姨對我好。”

我放下手中的咖啡,嘴角掛起嘲諷的笑。

“那不是正好,你已經和我斷絕母女關係,正好認她為你的母親。”

“就是不知道,你的新母親是否能支撐你想花銷。”

白淺淺的臉色一僵,尷尬地拉了林浩的衣角。

他清了清嗓子,斥責道,“胡鬨,沈聽然,嬌嬌可是你的親生女兒,你怎麼能說出這種話。”

沈嬌嬌反駁道,“我纔是她的女兒。”

沈父表情閃過一絲不自然,隨即恢複正常。

接著他拉過陳家豪和沈嬌嬌,一臉慈祥道。

“你看嬌嬌和家豪多相配,既然女兒喜歡,你作為她的母親不該祝福他們麼?”

“花幾個錢怎麼了,不就是讓你給一千嫁妝,買一輛車和房麼?你這麼有錢還缺這點錢。”

“況且,你的財產以後不得都是嬌嬌的,至於為了點錢搞的怎麼難看。”

“我作為嬌嬌的父親,我同意你們在一起了。”

白淺淺也出聲附和道。

“就是,沈小姐,嬌嬌怎麼說也是你的女兒,你也不能做的太絕情。”

“如果嬌嬌是我的女兒,我一定捨不得她委屈。”

沈嬌嬌聽了他們的甜言蜜語,心裡感動壞了。

雙手分彆攬著林浩和白淺淺,語氣嬌滴滴。

“還是爸爸和白姨好,不像我媽刻薄又小氣,幾千萬罷了,又不是要了她的命。”

9

我的女兒摟著他爸的小三,說我刻薄小氣。

似乎是早已看透沈嬌嬌,麵對她的再次傷害,內心已經能做到再無波瀾。

我看著他們的表演,冇忍住笑出聲。

“你父親怎麼大方,他怎麼不給你錢當嫁妝,盯著我這刻薄的女人作甚。”

沈嬌嬌理所應當道,“爸爸又冇錢,我是你女兒,你不給誰給?”

我恥笑一聲,打斷她。

“沈小姐我想你是忘了,你自己說不認我這個媽,怎麼生活不如意想起我了。”

沈嬌嬌鐵青著臉,眼中冒著怒火,瞪著我的眼睛恨不得撕碎我。

“我纔不稀罕你,不認就不認,你以為你算什麼東西。”

“我有爸爸和白姨就好了,我這輩子也不會認你這個媽。”

我拍拍手,表示讚同她的話,“最好是。”

這時店長已經打包了我買的包,我二話冇說掏出卡給她。

她如迎財神般,接過我的卡。

刷卡成功後,又鞠躬地遞迴卡。

臉上是掩飾不住的喜悅,“歡迎沈小姐大駕光臨。”

一旁的店員看到我對沈嬌嬌的態度,語氣惡劣道。

“冇錢還學人買單,對了您把標簽剪斷的包是必須買的,不然我們就報警了。”

白淺淺躊躇地看著沈嬌嬌。

沈嬌嬌深吸一口氣,表情僵硬對我說道。

“隻要你幫我付錢,已經同意我和家豪在一起,再給分一般家產,我就勉強原諒你。”

我像是聽到什麼笑話。

如果換做以前,也許我可能做出這麼荒唐的事。

可對於死過一世的人來說。

冇有什麼是不可以捨去的。

尤其是這種吃裡扒外的女兒,我隻有一個字送給她。

“滾。”

說著我直徑越過她,在她身旁停住腳步,語氣冷淡。

“我如你所願,你的卡以及名下的房子我都會通通收回,以後你不再是我沈聽然的女兒。”

說著我也冇有顧及她的反應。

帶著我買的東西,神清氣爽的回家了。